May God bless me

这两天真有点霉,一大清早在上班的路上把脚扭了一下,还好脚没问题,万分庆幸,不幸的是鞋子噌一声,皮破了,试图再走两步,勉强维持到班车站点,不行啊,根本就不跟脚,嗨,回去换鞋。

哦哟,脚好痛,原来是新鞋把脚后跟的皮磨破了,没办法为了赶时间,只能不停地奔跑,总算,红灯亮了,可以稍歇片刻,当我还在悠哉悠哉地小憩时,糟糕,班车正从我对面呼啸面去,抓紧呀,继续往前跑,班车还在原地等候,这可是我第一次在平时上班时让班车等啊。

说来凑巧,刚坐在办公椅上,看到了一位堪比骇客帝国的人物,想学基努里维斯?办公室里还戴墨镜,难道是为了搏回头率?好多男同事路过都会拍拍肩膀,以示关心。铛铛,谜底终于揭开了——红眼病(很普遍的传染病)。由于对此病的传染性的恐惧心理,酒精棉花不停地擦拭办公桌的任何一个角落,把平时忽略的从来不注意的地方,都抹了一遍,以此来填补心理上的慰藉。

今天,走到半路上才想起来,眼镜好像没拿,为了确定,又摸索了一遍,真的没带,看来得做一天挣眼瞎了,忽然想起了郑板桥的格言“难得糊涂”,今天就模糊地过一天吧。把电脑显示器往前推得近一点,再近一点;字调得大一点,再大一点;把眼睛瞪得圆一点,再圆一点;一切准备工作都已就绪,开工啦。

难道我psycho了吗?Oh, no. May God bless me.!

Advertisements

About breezesophie

态度desides一切。 清风过山。 阿森纳是信仰 一个艺术家 ř丰富 维持稳定的 é优秀 ñ不错 阿都 L爱
此条目发表在随笔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One Response to May God bless me

  1. 小丸子说道:

    我没看到大墨镜嘛,可惜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